星座_十二星座_星座知識-星座吧 水瓶座名人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1990年,2月9日立春後的第五天。

山東濱州一戶人傢裡,誕下瞭一個水瓶座男孩。

就在那年2月的前後幾天,湖北武漢、十堰的兩戶人傢裡,也各自迎來瞭一個水瓶座的男孩。

三十年後,他們一個成瞭坐擁3000萬粉絲的頂流歌手;一個成瞭《這就是鎧甲》的賽事總監;一個因出演《瑯琊榜》列戰英開始漸入視野……命運不同的幾個人,卻在2021年初,因為同一件事而齊齊上瞭熱搜——“是的,我有一個孩子”。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瑯琊榜》列戰英 張雨劍飾:圖片來自網絡

他們是張恒,華晨宇和張雨劍

沒錯,前天微博又沸瞭。又因為孩子

這次的當事人是張雨劍,繼張恒、華晨宇後第三個認領孩子、喜當爹的娛樂圈男明星。所以……娛樂圈,到底還藏著多少我不知道的孩子?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說當事人是張雨劍,你可能壓根不知道是誰,但說到《瑯琊榜》裡靖王的隨從列戰英,我猜你多少有些印象;而孩子的媽媽,傳聞說正是《何以笙簫默》裡那個少年默笙的扮演者,武大校花吳倩。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而就在一個月前,鄭爽代孕事件三天後,3000萬粉頂流歌手華晨宇,發博稱“是的,我們是有一個孩子”。那幾天,大概是公眾吃瓜吃到撐的幾天,就像網友說的,“打開微博,隨時隨地發現新孩子”。

從2021年1月到現在,兩個月不到,娛樂圈中三位男星自曝早已生子。而且,他們還都是1990年2月出生的太陽水瓶座

怎麼回事?

故事的答案,或許早在去年12月,土星來到水瓶座的時候就已鋪墊瞭。

01

土星換座水瓶,

“認娃潮”的鋪墊

2020年12月17日,人們正在慶祝著艱難的2020年即將過去。

那一天,在太空漂浮瞭近1個月的嫦娥五號完滿回歸,持續瞭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累計超7000萬人……人間,和往常並無不同;天上,一隻蝴蝶卻正悄悄煽動著翅膀。

沒過多久,它將在內地娛樂圈的世界裡,掀起一股“坍塌”的風浪。

這隻蝴蝶,叫土星

那一天,它結束瞭在摩羯座三年的旅程,正式進入水瓶座。並將在三天後與木星合相在水瓶座0°,完成這個被占星圈關註已久的重大事件。

當時的人們不會知道,這場17日開始的土星換座,到冬至日的土木合相,都在精準碾壓著娛樂圈一位頂級流量小花的本命土星。而一個月後,這位流量小花,會為整個內娛圈刮起一陣徹底旋風。拉高粉絲接受閾值,將明星人設、私生活、撫養義務,赤裸裸的拋向整個社會。

她的名字是,鄭爽。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鄭爽和張恒參加綜藝節目:圖片來自網絡

2020年1月18日,一條微博,一段錄音,兩紙證明。鄭爽張恒,代孕生子棄養,輿論嘩然。網友說,這是2021年的第一個瓜。

事件裡,人們一次次的談論著鄭爽,卻大多忽略瞭另一個主人公:張恒。這是鄭爽的三十歲,也是張恒的三十一歲,占星學上的土星回歸,人們口中的而立之年,一個“不得不”面臨成人考試的年份。

天文學上,土星是肉眼可見星體中距地最遠的一個,而這正意味著邊界。占星學的語境裡,人們將土星賦予瞭規則、現實、權威以及責任的涵義。隨著2020年底土星換座,土星的意義開始以水瓶座的方式普散開來。

比如,接下來的這場“認娃潮”。

02

三個水瓶座,留下3條線索

代孕風波後,娛樂圈“認領孩子”甚囂塵上。

前有華晨宇自曝“是的,我們有一個孩子”,後有張雨劍“正常戀愛結婚,又一個可愛的小孩子,法律手段齊全”。有趣的是,故事中的三位男主角,都是水瓶座,都出生在1990年2月;生日前後不差10天,華晨宇和張雨劍的生日甚至隻差兩天。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就在張恒與鄭爽正深陷孩子與2000萬官司糾紛時,華晨宇和張雨劍則在這個由孩子、父親與責任共同組成的名詞清單裡,完成瞭另一個相似的造句

對華晨宇,2018年秋張碧晨懷孕,2019年春孩子降生,彼時,太陽弧行運土星正合相著他本命的太陽;對張雨劍,是2019年末到2020年初,傳說中孩子孕育降生的時候,太陽弧行運土星,同樣合相著張雨劍的本命太陽。

不同時間,同樣的路徑,土星的拷問下,一個男孩就這樣成為瞭一個父親。這兩個太陽水瓶座的男人,就這樣認領回瞭一個全然不同的身份。有趣的是,這份土星的承擔,都是通過“關系”完成的。亦如他們本命盤中,土星均合相瞭象征關系的金星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一切隻是開始。

隨著土星進入水瓶座,蝴蝶煽動帶起的旋風,將不隻波及一個太陽水瓶座。我們星盤中水瓶座守護的宮位,水瓶座中的星體都會被觸發。這份觸發,有兩個關鍵時間點,一是星體初換座時我們遭遇的事,一是行運星體與本命盤精準成相的時刻。

如果說,2020年底土星換入水瓶座,為我們送來瞭這個時代的前兆;那麼往後兩年半中,隨著土星對水瓶座群星的一次次觸發,直到2023年土星進入雙魚座,我們才會真正領悟——土星水瓶座送來的究竟是什麼

這個答案,或許早在這場“認娃潮”的故事裡,留下瞭3條不可忽視的線索

03

責任:人人都要負責的時代

第一個線索,關於責任

人們總說水瓶座是“叛逆”的,它似乎和責任沒什麼關系。就像把自己當成“火星人”的華晨宇,明明很願意被叫做“巨嬰”,卻要回地球當爸爸。每一個叛逆的水瓶人,骨子裡都藏著一份“自以為”的清醒,哪怕這份“自以為”和自己的真實責任脫節。

在妻子還懷著寶寶時,張雨劍一邊在節目裡說,“我也想找女朋友”,暗示自己的“單身狀態”。從一種角度上來說,作為男明星,這是他維護“陽光男孩”人設的某種“清醒”。然而這種清醒,卻讓他與土星的責任漸行漸遠

對於這三位太陽水瓶人來說,都有著水瓶放浪不羈、渴望特立獨行的一面。然而,隨著土星來到水瓶座的能量場域,會要求我們每一個人承擔起應盡的責任,對於太陽水瓶座更是如此。土星水瓶的到來,要求他們對自我的身份更加清晰,也對應承擔的傢庭及社會責任更有擔當。

本質而言,這份責任無關旁人,而僅關乎己心,關乎道德法則

我的堅持是否是心之所向?

我的認為是否是我的真實所是?

我的身份是否是我真正要走的路?

在張恒那裡,我們看見瞭兩個年輕父母對生命的態度,看見瞭為人父母的基本責任與道德意識。

到瞭華晨宇,我們看到瞭土星水瓶最鮮活的示例:一個一直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另類“大男孩”,卻在一夜之間自我顛覆,宣佈自己是一個孩子的父親。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今天的張雨劍,人們關註的不再僅僅是他對孩子、妻子的態度,還有他作為公眾人物的責任。

土星進入水瓶,這是一個人人(水瓶座)都要自我擔責(土星)的時代。這份責任是冷靜的,平等的,關乎人道主義的,無論你是何種身份。

正如倫敦占星學院院長Frank對土星責任的拆解:“責任的英文單詞responsibility,即為respond(回應)+ability(能力),也就是回應生活的能力。”隨著土星進入水瓶座,我們每一個人都在開始以水瓶式的方式,卻練就這份回應的能力:

作為一個步向社會的個體,屬於你的人生責任是什麼?

作為公眾人物,你的責任到底是什麼?

除瞭拍戲賺錢,吸引粉絲,娛樂明星要承擔起怎樣的社會責任?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這讓我聯想起去年一整年娛樂圈最跌宕起伏的偶像,肖戰。這個南交巨蟹,北交摩羯的大男孩,本命盤裡的土星正是落在水瓶座。去年他遭遇的危機,其實也影射著娛樂圈共性的問題:偶像是否承擔著管理粉絲的責任?

土星水瓶的天象下,我們會發現很多問題其實都不隻是在映射個例,不止關乎單個人的是非對錯,榮辱得失,而是有越來越多的集體性議題,開始借助個體的案例顯露出來

04

理性:

輿論場上的冷靜聲音

土星水瓶給出的第二個線索,是冷。

然而,我更願意將這份冷定義為:理性

如果說,這場“認娃潮”中,事件當事人在被迫回應著土星帶來的責任拷問,那麼故事裡另一個不可忽略的聲音,這場“現象級”事件的另一個參與者就是——公眾。

大眾化是潮水的方向,而潮水也在改變方向

雖然是一樣的隱瞞生子,但輿論對三位水瓶座的評價卻全然不同。對張恒,是從同情到質疑;對華晨宇,是一波好感,一波暗黑;而對張雨劍,卻是幾乎一邊倒的評判……批判的原因,正是他一直在賣的“單身人設”。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網友評論:圖片來自網絡

所以當太陽水瓶的他因為妻兒信息被曝光,“被迫”公佈自己:“正常戀愛結婚,有一個小孩,法律手續齊全。”時,公眾的反應會是各種不買賬,各種尖銳批判。這和當時女星王子文坦然承認自己有個孩子時 ,公眾各種祝福的聲音,形成瞭鮮明對比。

水瓶座是風象星座的最後一個,它聯結著思考。自從去年土木合相水瓶座,智性的風氣被更多地帶起,人們的觀念更加被超前、客觀和獨立的意識所影響。大傢開始更“聰明”地在不同事件的審視中,去分辨這是真實、還是謊言?

水瓶座,它要看到事情背後,那條清晰的邏輯線

既然你是正常結婚(潛臺詞:有責任的好青年),為什麼要賣假人設?公眾在這種邏輯不通的“證詞”中,看到的是矛盾分裂的理性。

當張恒在微博曬出“照顧並保護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的照片時,公眾卻在留言區質問“你這是保護,還是傷害?”、“別拿孩子當消費品”。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網友評論張恒微博:圖片來自網絡

而目前在水瓶座的土星,更要找到能夠經得起邏輯推敲的東西:你看似合乎自己邏輯的那些話語,是不是一種任性?你是不是在自說自話而已?如果水瓶座不曾走入土星的現實畫面中,它的理性更像是“高空樓閣”。

公眾也在一個個套路和謊言中,試圖梳理出一條更加“靠譜”的路。在古典占星裡,被土星守護的水瓶座,當它回到自己的位置時,它的要求“落地”、要求和眾人相連的一面,更加被凸顯瞭出來。

既然你是公眾人物(土星代表的權威),你能不能真的成為公眾表率?水瓶座的目的,是發展完美的人性。所以土星水瓶的內在邏輯,需要是自洽的、不是分裂的

作為第11個星座,水瓶座的理性是想趨於成熟的,因為它走過瞭前面星座的貪嗔癡慢疑。理想狀態下,發展到最後,水瓶座會知道,它要的是終極理性,是原理、是真相

那麼,你敢不敢看見這種真相?

05

目的:

戳破虛假,看見真相

責任的認領,理性的推進,最終隻為瞭一個目的:真相

這是土星水瓶座,給我們的第三個重要的禮物。

人們說,娛樂圈就像一個大染缸。虛假人設,仿佛已是娛樂圈心照不宣的秘密。這種現象來自於投射的心理,偶像和粉絲之間各取所需,在這種互動模式之中,沒有真實的主體,隻需要一個面具,一個幻想中的人格就足夠瞭。

然而,粉絲喜歡的,真的是偶像本身最真實的狀態嗎?又或是癡迷於自己投射出的一種感覺?

當下的偶像工業起於2005年天王星換座雙魚,超級女聲的誕生伴隨著轟轟烈烈的造星革命就此開啟。繁花與野蠻並生,泡沫催生風口上的豬,卻也在海王星入雙魚座的時代,讓這種迷幻愈演愈烈——

人們忘記瞭我的真實,而隻是借由對他人的投射,來獲得一種虛假的自我身份滿足感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這種投射和幻想造成瞭娛樂圈很多盲目追星的實例,從追星劉德華而致傢人賣房賣腎,父親自殺的楊麗娟,到“私生飯”的極端追星……隨著娛樂行業的發展,粉絲年齡越來越偏向年輕化,這種投射帶來的隱患也越來越嚴重。

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是透過“偶像”在接觸和認知這個世界。從這個角度看,張恒、華晨宇和張雨劍讓我們記起瞭很重要的一件事:拋開粉絲濾鏡,跳出娛樂公關的套路,在偶像之前,他們首先是人。

一個作為真實個體的、獨立的人。

張雨劍公佈孩子,評論一片罵聲;

王子文公佈孩子,評論一片祝福;

華晨宇、張恒、張雨劍,這三個90年的水瓶座帶給我們的時代真相

圖片來自網絡

公眾對娛樂圈的訴求不再隻是光鮮美好,而是真實。能夠想象,接下來娛樂圈對於人設豎立的套路會發生變化,明星對於是否公開婚姻狀況,是否會被公眾接納的想法也一定會改變。

張恒鄭爽,刷新瞭人們對劇情反轉速度的預期,也刷新瞭人們對公眾人物的“三觀”底線;華晨宇張碧晨,讓人們知道瞭自己的主觀認知,和偶像真實生活間的距離;而張雨劍,撕開瞭我們對娛樂圈虛假人設的幻想,讓公眾人物的責任議題浮上水面

土星水瓶就像閃電一般撕開瞭一個個的幻覺,告訴每一個人,你以為安全的人設,其實是你的枷鎖。真正的安全,隻有真實。

而這份真實,需要兩件事:一個誠實的自我,一個誠實的環境。二者,缺一不可。

史蒂芬·阿若優曾借丹·魯依爾的觀察,這樣描述土星:“土星與一個人的‘根本本質’或‘真實自我’有關,因為大部分的人隻是活在時尚、社會模式、傳統及自我的把戲裡,並沒有活出自己最深的本質……(然而),土星帶來的壓力與熱惱,可以幫助我們發展出佛教所謂的“金剛心”或“金剛不壞之身”,而這便是我們最根本,最深刻的本性。”

現在,來到水瓶座的土星,正在推進著集體中的每一位去回應這份最深的本性。這是一個讓權力走下神壇的時代,也是一個讓每個人認領自我權力的時代。我們在這裡開始在集體背後窺見個體,在個體身上認領集體。所有的結構、機制、保證都是一種榮辱與共。

我們在水瓶座走入集體化,卻也勢必要在集體中承擔個體的責任。每一個人的改變,都在影響整個世界。而世界的每一份改變,也終會分攤到每個人身上

\”一代人終將老去,可總有人正在年輕。\”

我們探求真相的每一步,

都在為我們的時代,

創造嶄新的未來。

關註\”新月文化\”公眾號,獲取更多占星資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星座_十二星座_星座知識-星座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ign8.net/hcyzhzyjzsg90nd-im815/

作者: admin

中國著名皇帝之星座趣談

王亞平:28歲救汶川,38歲考北大,41歲美上天,這才是明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