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翟天臨最近大概是水逆。《演員的誕生》輸給瞭周一圍與冠軍失之交臂,接著又被扯進瞭陳翔跟江鎧同的風波裡,不得安寧。

雖然翟天臨跟江鎧同早已分手,吃瓜群眾還是照例要圍觀一圈幾個當事人的微博,評頭論足一番。陳翔、江鎧同還有毛曉彤都是一聲不吭安靜如雞。大傢都懂,如果危機公關不到位那就不如不說話。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倒是翟天臨畫風很清奇。一直暗暗吃瓜就算瞭,結果還親自點贊網友評論的微博,“最好翟天臨也早和江鎧同分瞭。”哈哈哈,親手摘掉頭上的綠帽,可以說是很剛烈的小夥砸瞭。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這也不是翟天臨第一次這麼直接地表態瞭。

去年10月份有爆料說:陳翔出軌江鎧同,而翟天臨和孟子義在一起瞭,翟天臨就親自下場澄清說:自己不搞公關,但你不能捏造。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然後還讓另一個爆料的博主給他介紹對象,順便懟吃瓜路人的語氣也是很好玩瞭。“如果你覺得有什麼不妥,您去告我,去派出所報案。如果你真的關心我,請介紹個女友給我。”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越看越覺得,翟天臨這個演員真是特別啊。一張70後的臉,一身60後的演技,也就罷瞭。哎喲,居然還藏瞭一副90後的直脾氣。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最開始註意到他,是在《白鹿原》裡。跟何冰、張嘉譯這樣的老戲骨飆戲,翟天臨也不遜色,演活瞭白孝文這個復雜多舛的人物。

一開始是傢中長子,為人迂腐怯懦,但又有極強的權勢欲望,想要在這原上出人頭地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吸食鴉片淪為乞丐之後,顯現出瞭無賴頹廢的臉孔,內心又隱隱還有並未完全泯滅的良知。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翟天臨把這種人物的變化精準量化到瞭體重,先是從140多斤增肥到175斤,然後又要減肥30斤回到正常體重,真是吃盡苦頭,“他的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最後再把自己瘦回來,這比較痛苦。”

後來再看見他,是《軍師聯盟》裡的楊修。雖說演得有些用力,各種小表情不斷,不過倒也符合楊修那種傲慢自負,機鋒外露的性格,一看就明白曹操為何想弄死他。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唯一比較收的一場戲,就是楊修臨死前。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瞭卿卿性命。這時候的楊修,看透瞭人生虛無,姿態也大有不同。翟天臨演得也很克制,尤其是最後赴死的時候,舉重若輕地跟司馬懿說瞭一句“走啦”,簡直戳人心扉。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演員的誕生》裡,翟天臨是唯一一個PK環節戰勝導師的演員。印象最深的一場戲,就是他跟於月仙還有俞灝明演的《團圓》。翟天臨演起花甲之年的老人,也很傳神,說話間微弱的顫音,離別時不舍的眼神。

就連舒淇都在微博贊嘆,“一個轉身,心痛淚湧,翟天臨,太入心瞭。”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最近看翟天臨上《聲臨其境》,又發現他的臺詞功底也很好。節奏拿捏準確,快板慢板都停頓得當,重音分明,嘴炮起來也不聒噪。還有那一口酷似渤哥的青島話,聽起來特別親切。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一開始我覺得翟天臨跟何冰有點像。都是揣著一身好演技,但又礙於一張辨識度不高的臉,總被低估,就像錦衣夜行的高手。不過看多瞭他們臺下的生活,又發現他們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代表。

何冰是典型金牛座,說話踏實穩重,甚至有點謙虛得過分。而翟天臨呢,他是水瓶座。水瓶男的代表有哪些呢?孫楠、王大治、楊臣剛,還有我們之前寫過的馬景濤,畫風是這樣色兒的——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當初翟天臨是以本科成績第一保送到北京電影學院。教他的班主任,正好是帶出過黃曉明、趙薇、陳坤的崔新琴老師。

崔新琴說,“我教過的學生裡最嘚瑟的,就是翟天臨,沒有之一。”想想啊,黃曉明跟趙薇這樣的大腕,都趕不上翟天臨的嘚瑟……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翟天臨在學校的時候,當過楊紫的助教。楊紫對他也是印象相當深刻。有一次排節目的時候,楊紫上廁所去瞭,翟天臨到處找不到人。急得他看到楊紫就獅子一樣大吼大叫。楊紫說,她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這老師怎麼這樣,覺得他好變態啊。”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崔新琴也吐槽他真的是戲癡,老愛給同學講戲,講起來也不顧同學面子,這樣很容易得罪人。

大過年的,他可以從青島坐著火車跑到臨沂,就為瞭要跟同學商量下學期要排演的劇本。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買房子也跟崔老師買在一個小區,就是為瞭方便隨時上門探討演戲。吃飯是談戲,散步吃飯也是談戲,崔老師都受不鳥瞭,“再往前走整個一瘋子!”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畢業之後,翟天臨的這個毛病也沒糾過來。演《大當傢》的時候非要改劇本,改瞭4遍還不滿意,演到一半還在改。制片人因為他改劇本改拍攝地點,多投瞭10萬塊錢。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跟翁虹演戲的時候,翟天臨也老給翁虹講戲,糾正她的港式發音。明明人傢翁虹才是前輩啊,結果翟天臨在她面前擺出老師架子,特別嚴肅,特別嚴厲,特別不給面子。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崔新琴特別擔心他這一點,給人帶來惡感。“不懂你的人不知道”。

結果上《演員的誕生》的時候,翟天臨還是那麼直愣愣的。章子怡客套地說:“翟天臨,我不認識你。”翟天臨立刻糾正她,“胡說,我們合作過。希望你現在記住我瞭。”(這下知道為啥子怡喜歡話少的周一圍瞭)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跟劉燁對戲的時候,劉燁要改戲,翟天臨也有點不高興,說“什麼都能讓,戲不能讓。”也得虧劉燁宅心仁厚瞭,還願意把不肯讓戲的翟天臨納入自己戰隊。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不過這種直接呢,也有一點可愛。2014年,翟天臨跟江鎧同被拍到。翟天臨很快就在微博承認瞭戀情。因為他不想網友無端的猜疑,影響到江鎧同。“是的,我跟她在一起,希望以後就不要再說瞭”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翟天臨跟江鎧同一起上年代秀的時候,正是戀情公佈不久。他對江鎧同的關切,就是那麼直白熱烈。倒是江鎧同,總是面朝著另一邊,幾乎沒有跟翟天臨對視過。

不過跟江鎧同分手之後,翟天臨馬上把跟她有關的微博都清瞭個一幹二凈。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這一點來看,翟天臨真的很水瓶瞭。做事從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全憑自己的喜惡。圈裡引起爭議最多的明星,大多都是水瓶座。比如嫁瞭汪峰的章子怡,比如突然退賽的孫楠,比如嬌滴滴的許晴。

不過呢,就像楊千嬅歌裡唱的那樣,水瓶座最愛是流淚,隻是流淚的時候大傢都沒看見,大水瓶往往都是人前嘚瑟,回傢喝長島冰茶止痛的。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比如翟天臨演戲的時候很嘚瑟,但他的生活經歷其實特別苦澀。童年是在日本度過,父母在東京打拼,他自己則在橫濱讀書。

學校裡,他是被排斥的那一個。有一次全校跑步比賽,沖到第一位的他被後面的同學推倒在地,從膝蓋到腳裸全是血,他起來之問老師怎麼辦,老師除瞭讓他到旁邊的水龍頭洗一洗之外再沒說過任何話。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每個星期隻有星期天他才能見到父母。“我當時日語還不怎麼會,每個星期隻說一天話,就是周日,其他六天都是在孤寂之中。”

但是這種孤獨,他總來不會在父母面前講。有陣子,母親為瞭生計要去開出租車。翟天臨就坐在副駕上陪她,一旦看到有人招手,他就要埋頭藏起來。日子過得再難,他也沒嚷過要回國內,“因為我知道自己是父母的安慰”。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這大概就是水瓶座式的倔強瞭。

都說毛曉彤好酷,撞見男友跟別的女生在一起,一聲不吭就連夜搬走。不奇怪啊,因為她也是水瓶座。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不過呢,要在圈裡混下去,能力跟任性是得相匹配的,如果任性大過能力,那很容易就玩脫瞭。玩脫瞭的水瓶座也不在少數,比如王大治,比如馬蘇……

希望鋒芒畢露的翟天臨還是能學學買菜市民劉先生,大淫隱於市,大巧若拙,這才是真正大成的水瓶座吶。

翟天臨,可惜我是水瓶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星座_十二星座_星座知識-星座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ign8.net/dtlkxwsspz-1zybw/

作者: admin

水瓶座並非領導型人格星座,為何李世民能成為一代明君?

膽小者誤入!親身經歷靈異遇鬼事件的星座明星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