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_十二星座_星座知識-星座吧 摩羯座名人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今天是趙忠祥的生日。

今天他走瞭。

1月16日早晨,趙忠祥的兒子趙方發佈消息,2020年1月16日7時30分,他的父親因罹患癌癥在北京去世瞭,享年78歲。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方發佈關於父親離世的消息

“趙老師,你該知道,我想你,舍不得你走!我們都想你,都舍不得你走!”今天下午,倪萍在微博上發佈瞭和趙忠祥老師的合照,以及一篇長長的評論,她說,當你想閃光的時候,他會退後半步托著你;當你說到山窮水盡,他又上前半步托著你。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和倪萍早年合照

這對老友,曾經一起搭檔主持瞭13屆春晚。

人們說,趙忠祥是一個時代的印記。

時代,大概是對這位日月摩羯座的老人,最恰切的描述瞭。78年前他出生那天,太陽正來到摩羯座24°。78年後的今天,太陽再次來到瞭摩羯座24°,照亮瞭這位老人的星盤上的本命太陽。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時代,大概是對這位日月摩羯座的老人,最恰切的描述瞭。78年前他出生那天,太陽正來到摩羯座24°。78年後的今天,太陽再次來到瞭摩羯座24°,照亮瞭這位老人的星盤上的本命太陽。

隻不過,一同被照亮的還有正在摩羯座22°合象的土星和冥王星。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死亡時間

2020年1月16日早晨7:30,冥王星停留在摩羯座22°,精準合象著此刻的上升點,代表現實與結構的土星和它緊緊靠在一起。隨著太陽的行經,剛剛換到天秤座的月亮,從昨夜至今也一直在觸發著摩羯座的群星——木星、冥王、土星、太陽和水星

這一個晝夜,起伏跌宕。

我們看見瞭愛情公寓5為涉嫌抄襲的道歉,我們看見瞭俄政府的全體辭職、我們看見瞭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還有,今天早晨的猝不及防。

這些,如同漫長時間線上不時跳躍出的一個又一個點,或大或小,卻都為他們各自的故事,畫上瞭一個句號。有些我們看不清,有些我們看不清,直到時間一點一點累積,直到某一個瞬間,像是那最後一塊拼圖放瞭上去,我們看到瞭全部的畫面。

原來這是一個關於摩羯座的結束與開啟的故事。一個考驗與巡回的故事。

原來,這就是我們的時代。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1

1984年啟程的摩羯座故事

“大傢看這就是演播室瞭,參加晚會的同志,喜氣洋洋、互相交談著……”,1983年,是趙忠祥第一次和春晚結緣的日子。還在播新聞的他被臺裡叫去念瞭個4、5段詞的預告,“隻是幫個忙”。

對他來說,真正重要的是1984

那一年的春晚誕生瞭許多的第一次。馬季老師手上那盒宇宙牌香煙,陳佩斯端的那一碗吃不完的面條,張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國心……還有此後被傳唱瞭36年的春晚結尾,《難忘今宵》。

“1984年給我的印象是深的,因為他誕生瞭一個主題曲,《難忘今宵》一直傳唱至今”,後來,在北京衛視組織的訪談節目《記憶》中,趙忠祥這樣回憶。

那一年,木星進入瞭摩羯座。春節聯歡晚會,好評如潮。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1984年春晚馬季在表演小品《宇宙牌香煙》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1984年春晚陳佩斯和朱時茂表演小品《吃面條》

從此,這檔由央視組織的除夕晚會,一播就播瞭三十六年。每年大年三十,晚8:00準時打開電視,成瞭國人過年少不瞭的一件事。

被木星點燃的,除瞭春晚,還有這位日月都在摩羯座的主持人。

1942年1月16日,趙忠祥出生在河北省邢臺市寧晉縣,他的太陽和月亮,都落在瞭摩羯座。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早年播報新聞

太陽行經摩羯座,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

他們開啟於冬至,太陽直射點距離北回歸線最遠的日子。他們跨越瞭陽歷的新年,經過數九寒冬,卻帶著這份沉寂迎接新的生命。人們總為摩羯貼上艱苦深刻,負重前行的標簽……是的,因為每一位摩羯的心裡,都有一個格局

他們是為瞭建造世界而生的。將蕭索的天地帶向安穩繁華,這是一份與生俱來的責任與使命,摩羯座生來受著這份感召。

然而,摩羯座距離春天還有一段距離,相比金牛座對物質世界的維持和享受,摩羯座更多是奠基者、是開創者、是斬荊棘,是以求得尺寸之地的先驅……所以即便成功瞭,有名望有權勢瞭,他們也很難過上安穩舒心的生活,沉溺在輝煌中享受。

開始,是所有開創星座的關鍵詞。摩羯座亦然。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第一次主持春晚

趙忠祥有許多個“第一”:

1959年,在中央電視臺前身北京電視臺,擔任播音員,是中國第一位男播音員

1978年《新聞聯播》,第一個出鏡播報。

1979年,隨鄧小平訪美,進入白宮訪問美國總統卡特,是第一個采訪美國總統的央視記者。

1980年,央視出瞭第一部譯制片《紅與黑》,他是主角於連的配音。

1981年,他為第一部《動物世界》欄目解說,之後成為專職解說,那段經典的開創白成為時代的記憶。

1983年,第一屆央視春晚,趙忠祥致開幕詞,延展瞭38年的春晚記憶,第一個聲音就是他。

……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在美國白宮采訪卡特總統

作為開創星座的摩羯座,註重實際行動,有瞭目標,就卷起袖子加油幹,他們停不下來,這個目標結束瞭,還有下個目標,他們是以目標為導向的群體,誓要開創出一個新世界

後來的人們都將站在他們厚實肩膀上,眺望更高更遠的世界,摘取星星和月亮,因此,沒有人忘記摩羯座,不是在摩羯座開創的世界裡發展,就是推翻摩羯座建造的秩序。

這份強烈的摩羯座特質,推動趙忠祥走向事業的巔峰,也推中國影視傳媒上,開創瞭一個個先河。從1983年到2000年,趙忠祥參與主持過13屆春晚舞臺,2000年的春晚,是他最後一次主持,卻是他又一個第一次。

千禧之年,他拉開瞭新世紀的歡歌。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主持人趙忠祥還在2000年春晚表演小品

2

歸處:超越苦難的輝煌之路

演藝界,人們常用一個詞來描述專業且技藝精湛的表演藝術傢:老戲骨。

時間,骨骼,就像土星守護的摩羯座

一隻長角的山羊,還有條魚的尾巴。這個怪異的生物,就是摩羯座的象征符號。山羊的性格並不溫順,它們喜歡登高,去各處遊走,性格勇敢好鬥,會用角與同伴或敵人打架。

這也是摩羯座的特質,他們低頭不語,是在默默做事,不爭不搶,不是他們脾氣好,而是有其他的目標和想法,摩羯座想要做成的事,再難也要做到。人們隻看到摩羯座站在巔峰的輝煌,卻很少看到,他們是怎樣像一頭山羊般,邁著踏實穩健的腳步,穿越荊棘與巖石,一步一步向上走。

摩羯座的向上攀登之路,承載著時間的後果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不論經歷得多久、多難,不到終點,他們都不會停下。摩羯座的守護星土星,不僅是一顆象征秩序與約束力的行星,土星還代表著時間和命運之神。世界上,唯有時間永恒不變,摩羯座的奮鬥戰線,可以長達一生,直至生命終結。

他們有足夠的韌性穿越阻礙,這種經歷時光打磨後創下的輝煌,往往過於耀眼,讓所有人記住那時的光芒,成為餘生最深刻的一抹回憶。就是這一抹抹光茫,拼湊起瞭我們整個時代,從記憶的脈絡中延伸到瞭當下的這一刻。

這個時代,是由一個又一個摩羯式的他們勾畫出來的。

你還能記起那些被記憶定格的畫面嗎?

鬱鬱蔥蔥的深林,松鼠用看似笨拙卻尖利的牙齒嗑著松子,富有磁性的聲音像一股暖流:“春天到瞭,萬物復蘇……”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穿著亮片西裝,披著卷發的李詠,畫面一轉擺出經典手勢:歡迎來到非常6+1的節目,我是主持人李詠……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大紅色色調的舞臺,喜慶的樂聲裡,花花綠綠的人群歌舞搖擺,大幕拉開,笑得端莊大氣的董卿抬起瞭話筒:中國中央電視臺……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他們,都是時代印記的開創者。憑借的,是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刻苦與努力。

當趙麗蓉老師操著傢鄉話,拋出一個又一個包袱,把鏡頭前千萬觀眾逗樂的時候,很少有人知道背後的故事。

還記得經典小品《打工奇遇》中,趙麗蓉老師最後寫下的那個四個大字——貨真價實嗎?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但你知道嗎,寫出那樣好的一手字的趙麗蓉老師,根本就不識字。這是她苦練半年後的結果。同她搭檔演出的鞏漢林說,那時他去看望趙麗蓉老師,滿屋子都是老師練習後的白紙。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這就是摩羯座,專註、堅定,幾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刻苦,貨真價實, 光華自生

土星帶來的能量,在摩羯座身上,表現出強大的自制力,他們把自己放在一條最貼近現實的道路上,一個已經制定好的框架內。

很多摩羯座可能並不會有什麼巨大的野心,他們刻苦的目的根本不是功成名就,而是打從心底覺得,自己一定要把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即便這份責任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他們也不願意向後退。

穿越瞭射手座而來的摩羯座,對內心的信念有著更為堅定的態度,他們不僅在前方有一個目標,還有一條切實可行的,清清楚楚的道路,縱然艱險,他們也會堅守責任。

小品《如此包裝》的結尾,趙麗蓉老師跳完那段舞直接跪在地上,這經典一幕的背後,卻是趙麗蓉老師的病情加重,腿已經站不住瞭。她說:“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平凡的來。也要平凡的走。”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摩羯座要的,是把該承擔的承擔起來。這條平凡的道路上,摩羯座沒有畏懼苦難,他們迎著滔天巨浪,肩負起應有的責任,他們就成瞭屹立不倒的巖石,掌握住時代風帆

人們記得趙忠祥,因為從1959到2020,50多載的歲月,這塊堅固的巖石,都挺得住時代潮流的拍打。

他曾說:“‘苦難’不能打動我,從生到死就是一個苦難,這是我們大傢都無法解脫的,但’勵志’是可以打動我的。在苦難中,如果你不勵志、被苦難吞沒瞭,我們還陪著同情,那人類就沒有希望瞭……”

趙忠祥和老搭檔倪萍,趙麗蓉老師,李詠、董卿……以及向他們一樣,經受住時光洗禮,成為奠基瞭繁華的巖石,承載著未來無盡歲月的希望,沒有人會忘記他們。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與倪萍主持春晚

3

考驗:春晚吐糟中被遺忘的傢

隻不過,摩羯座的這條輝煌之路,是有條件的——他們始終要記得,自己從哪裡來

如果摩羯座開創的輝煌,不是我們最深的需求,這份輝煌也將難以得到認同。

開創宮的另一種翻譯是:基本。摩羯座總是成為秩序的基礎或骨架,起到支撐的力量。因此,摩羯座也與巖石、骨骼相關,在身體部位上,摩羯座代表支撐行走最關鍵的膝蓋。摩羯座支撐一切沉重事物的力量,來自與心底深處聲音的共鳴。

心底的聲音,來自摩羯座的對軸——巨蟹座

黃道上的第四個星座巨蟹座,掌管著這個星盤上的最底部,即第四宮,掌握著我們精神傢園,第四宮的狀態,決定瞭我們心靈安全感的指標。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91春晚節目《我想有個傢》

摩羯座是一直向前看山羊,一直向上長的大樹,支撐生長的力量,來自最底部的供給。

這條軸線的狀態不能統一,摩羯座就會進入陰影中。當他們成為力量的主導者,卻不能觸及內心的需求,就無法再用力量引領前方,甚至用自己的強力扭曲別人的意志。這個時候,摩羯座渴望受到的尊崇也就消失瞭。

趙忠祥對於一代中國人來說,是春晚難以忘懷的記憶。

從1983年開始,中國人在除夕夜養成瞭一個新的習慣,收春節聯歡晚會。這個習慣,中國人已經堅持到瞭第38個年頭。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中國人說,過年一定要回傢;

中國人講,過年一定要吃一頓餃子;

中國人最看重的,就是年夜飯的團圓。

什麼是團圓?

就是少一個人,都不對。

這種包裹的感覺,是巨蟹座的“傢”。春節聯歡晚會,就是這個“傢”團圓時刻的一個紐帶,無論年齡相差多大,無論在平常的時光裡,相距多遠,在這個“傢”的包裹下,我們為同一句話而笑,我們為同一首歌而歡呼,這才是傢,這是巨蟹座努力經營下的傢的感覺。

過去的春晚,就是這樣,沒有非常絢麗的舞臺,服裝也不算精致,但是真實,真實的像是從我們身邊走出去的故事,被潤色,被誇張,被升華,然後被搬上瞭舞臺,有煙火氣的故事,有人情味兒的表演,這是春晚經久不衰的一個主題,我們看來看去,還是為瞭看人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可是現在,特效、明星、流量加持的春晚,口碑日益下滑。因為他失去瞭我們希望在春晚看到的,那部分愛意。不是中國人對過年沒有愛瞭,是當春晚的這個舞臺成為可以標榜的資質之後,就沒那麼有愛瞭。

這個在木星進摩羯時代開啟的輝煌,在經歷36年後終於走向瞭他的考驗

4

尋回:巨蟹座的溫柔力量

前幾天,今年春晚主持人剛剛被曝光:任魯豫、尼格買提、央視主持人大賽中的新人尹頌、張舒越……以及,佟麗婭。

然後,評論炸瞭。無數個問號一水灌瞭進來:董卿呢?撒貝寧呢?康輝呢?換主持也就算瞭,為什麼還有演員佟麗婭?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這些年,年輕演員和流量明星接連登上春晚舞臺,但越來越多人們曾經熟悉的面孔,都不去瞭。比如蔡明,比如郭達,比如馮鞏。春晚從萬眾期待到滿屏吐槽,在我印象裡,好像也隻是近幾年的光景。

人們說,我們的春晚怎麼瞭?

從一個小人物的悲喜故事到不接地氣的小品原型,舞臺愈加精致,但缺少瞭我們期待的一點東西,巨蟹座的真實感。就好像年夜飯開始不用在傢吃瞭,紅包也可以直接在手機發瞭,我們一年又一年覺得不適應的,不過是真實感在消失,溫暖的觸感好像沒有瞭。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我們每天接受太多的笑聲,遠超於在春晚看到的包袱數量,但是一個人拿著手機的狂歡,沒有一傢人圍坐在電視機旁,默契的歡笑,好笑是好笑,但也隻剩下好笑。一個微博上的段子,傳播過三天,就成瞭一個老梗,但談起春晚,卻還有那麼多的忘不掉:

你還記得“左三圈,右三圈”嗎?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你還記得“忽忽悠悠你就瘸瞭”瞭嗎?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你還記得“宮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嗎?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神奇之處在於,它的經久不衰。

這份經久不衰,面上看是經歷瞭風雨的打磨,可裡子看是什麼呢?是人情,人,和情

巨蟹座的懷舊與念念不忘有著歲月的加持,每一個春晚曾經的經典小品裡,都有著當年特殊的故事,取材於人們的生活,沒有刻意制造的煽情才動情。

因為是真切的傳達給瞭觀眾們的快樂和感動,笑與淚都是發自內心的,原來我們的生活中就是有這麼多的理所當然,這麼多的出乎意料,又有這麼多的情理之中。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我們對春晚的記憶,一定伴隨著對傢的惦念,像一位傢裡的長輩,走得慢瞭一點,遲緩瞭一點,但終究是愛的模樣。我記得我媽媽給我講,我出生的那天,我爸爸從醫院走回傢取衣服的時候,一路哼的都是走瞭調的《今兒個高興》。

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首歌,後來聽瞭這故事,竟也記得清清楚楚,因為背後的故事更動情、更真實。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真實,是巨蟹座帶給人們最好的禮物。巨蟹座的感受器不同於雙魚座的共情心,巨蟹座更擅長在貼近生活的細節裡,尋找感受,越細致入微越能打動人心,能讓一個人在深夜中痛哭的,是不可言說的傷,也能是最不起眼的一個舉動,細微之處盡是真情。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相比於近幾年的春晚乃至整個2020年跨年晚會,我們更願意翻找出的,是過去的節目。越來越多的宏大的場面,高科技的酷炫舞臺,尖叫聲背後還是挺落寞的,因為完全不接地氣,一群和你沒有關系的人在歡聲笑語,你和這個晚會好像並沒有什麼關系。

你好像還是懷念那個為瞭賺錢在片場拼命吃面的普通人,或者是大年三十因為執勤沒能回傢的交警,雖然是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但是在不同的故事裡,他們可以是你、我、或者你隔壁那個裝修聲音巨響的鄰居。

這是你心裡的巨蟹座在呼喚你,這是巨蟹對摩羯的呼喚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趙忠祥早年主持春晚

5

這是一個告別與開始的時代

播報新聞時,趙忠祥給自己提出瞭這樣一條要求:“悲天憫人的關懷……謙恭誠懇樸實無華的播報,並且要與廣大受眾產生感同身受的共鳴……”,時至今日,那個年代的人們都還記得他或激昂或溫和的聲音。

就在趙忠祥老師離開幾天前,她的老搭檔倪萍在助理攙扶下,去醫院看望瞭這位老朋友。

他們一起搭檔主持瞭13屆春晚。1997年,兩人一起在春晚倒計時,朗誦瞭經典詩歌《北京時間》。他們把溫暖留給觀眾,彼此也在這份觸及心靈的溫暖中,建立的深厚的情誼。

《昨天,今天,明天》裡,還有這樣經典的話:

白雲:趙忠祥是我的心中偶像

黑土:那倪萍就是我的夢中情人!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圖:當時就坐在臺下的趙忠祥和倪萍

有人這樣評價倪萍:給觀眾最好的禮物,就是她留給大傢的最美好的回憶。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當沁入心脾的暖流,支撐起摩羯座耀眼的輝煌,當人們再度回頭,看著摩羯座這塊巖石的時候,記憶閃過,都是美好的畫面。摩羯座聽從心底聲音,創造出輝煌的時候,自己也會覺得溫暖。

這個從摩羯座開始的故事,終會在巨蟹得到他們最溫情的結局

今天,趙忠祥老師離開瞭。

那個開創瞭1983年春晚、讓趙忠祥登上舞臺的黃一鶴導演,也在去年4月走瞭。

1984年舞臺上,喊著“再來一遍”的朱時茂,已經很久沒有和陳佩斯同框瞭;6年後出現在春晚舞臺上的鞏漢林,如今已經61歲瞭;那個我們每年都期待著的、邊說著“觀眾朋友們,我想死你們瞭”邊出場的馮鞏老師,也已經兩年沒有再出現在公眾視野。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有人說,90後在不斷失去。這批出生在土天海摩羯座的一代,或許註定瞭要見證許多的告別。就像這個誕生在冬至時分的摩羯座,和它對面在夏至的巨蟹座,遙望著太陽的直射光線,從一個極點擺向另一個極點。

然而,這份結束,或許隻是為瞭一個新的開始。

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在年輕。

摩羯座畫上瞭現實的句號開始啟程,但巨蟹座知道,那些寫就的句號,其實早已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的每一個腳印,都是從過去走來的。

趙忠祥老師的去世,像是一個時代在緩緩拉上帷幕,但前面卻有一個更廣闊的舞臺在打開。我們誰不曾站在摩羯巨蟹的軸線上,向後看,是你過去擁有的一切,向前看,是你即將奮鬥的戰場。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意味深長的是,趙忠祥老師離開的時候,木星正合象瞭摩羯座的南交點。醫療占星中,在關乎生命的降臨與離開的星體,除去人們以為的土星/冥王星等慣常認為外,另一個重要星體就是木星。

如同一場隱喻,在三十六年後這個木星回歸的日子裡,另一個世界,似乎在這場摩羯座的召喚中被大開瞭。

2020年,在被過度強調的摩羯座天象下,每個人好像從開端就過得不舒坦,忘不掉舊的,被迫看到新的,舍不掉,掙不脫,這是我們每一個人在這條軸線上的糾結,我們都在書寫著一個從摩羯出發,卻時刻要找到巨蟹的故事

你可以試著跨出你的舒適區,你去向前走走,嘗試一下,你以為不能丟掉的是什麼,你以為離開瞭就不在的愛,還在不在。

我依舊期待2020年的春節聯歡晚會,無論被吐槽被嘲笑,可我依舊期待,因為我期待一傢人坐在電視機前,做年夜飯的場景;我期待爸媽不認識電視裡的演員時,我告訴他們這是2019最紅的幾個人,我期待從巨蟹座出發的我們,能更完滿的走到摩羯座的位置。

這一路上,有人會先出發,有人會慢一點,但總要有人先動身,那不妨,就是我們又如何?

你的摩羯座和巨蟹座在哪裡?

對於趙忠祥老師的離開你有什麼感受嗎?

你正在經歷怎樣的結束和開啟嗎?

歡迎在評論區和我們分享

趙忠祥去世倪萍追憶。我終於懂瞭這個摩羯座時代,到底結束瞭什麼

作者簡介

新月女巫團隊

一群熱愛占星並致力於在從生活中窺探宇宙奧秘的人。這裡有NCGR中國分會學術委員會委員、媒體從業者牧羊;有相信神秘力量的存在、致力於在目光掃不到的世界裡開疆拓土的射手座怡寸;有倫敦占星學院在讀學員、喜歡用占星眼光看娛樂的95後馮琦。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版權歸“新月占星”(倫敦占星學院大中華區獨傢合作夥伴)所有,如需轉載請在評論區留言

作者: admin

好好先生巨蟹座?真的?一起走進巨蟹心靈深處,揭露最真實的巨蟹

人生谷底也能逆風翻盤的星座,絕處逢生,向陽生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