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_十二星座_星座知識-星座吧 處女座名人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有段時間網上調侃處女座調侃的飛起。畢竟處女座的小哥哥小姐姐們追求完美,性格又孤傲敏感,是個妥妥的傲嬌屬性,再加上從骨子裡帶來的潔癖屬性,對污漬恨不得殺之而後快,若是碰上大大咧咧,生活不講究隨便的伴侶或朋友那真是分分鐘就要爆炸。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有人吐槽和吹毛求疵的處女座晚期交往起來太累瞭,但和我下面介紹的這位大名人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這位老哥讓我們見識到瞭潔癖和強迫癥的終極患者是個什麼模樣……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這位患者就是元朝的著名畫傢倪瓚。倪瓚大師詩畫雙絕,與黃公望、王蒙、吳鎮並稱“元四傢”,倪瓚的山水畫寂寥、淒清,寥寥數筆就勾勒出清逸蕭疏的風格,他的畫作是那樣的簡單寧靜,不帶一絲的煙火氣,所以倪瓚的畫作受到瞭明清大師們的狂熱追逐,連董其昌和石濤這些巨匠都引倪瓚為其鼻祖,可見倪瓚在我們中國文化史上可是一位開山祖師級的人物,當之無愧的大師。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但倪瓚除瞭畫作名垂青史外,更出名的是他的潔癖,有人問瞭沒那麼誇張吧?我就這麼回答您,古今潔癖第一人!

按今天的話來說倪瓚是個富N代,從祖上算起那也是豪富之傢,所以倪瓚從小到大隻需要琢磨怎麼享樂而已,倪大師又是個高雅的人兒,平日裡過得是琴棋書畫詩酒花的精致生活。

其實這也沒啥,但倪瓚是個潔癖,深深印在骨子裡的潔癖:您要說洗臉換個幾十次水,出門抖幾十次衣服那算是倪瓚的基本操作,客人來訪坐瞭傢裡的凳子,洗個幾十次;自己用的文房四寶容易臟每天也得洗個幾十次,就連庭院裡的兩棵梧桐樹倪瓚也熱情關心它們的衛生問題,命令每天早晚派人挑水洗樹木……結果硬是把兩棵樹給洗死瞭……

我有特殊的上廁所方式

有人說你倪瓚是愛幹凈,但上廁所的時候你就幹凈不起來瞭吧?您放心,人傢早就準備好瞭:首先廁所是建在高樓上,高樓下面放個木盒,盒子裡放著很多的鵝毛,每次倪瓚要方便瞭就爬上高樓扒下褲子開始,排泄物掉落到盒子裡時鵝毛會飛起把這些玩意兒蓋住,還不用擔心滿瞭的問題,木盒邊上專門有個仆人負責守候和更換,所以這個廁所既保證瞭自己不用聞排泄物的臭氣(廢話,您都跑高樓上拉瞭),又不會覺得惡心(潔白如雪的鵝毛覆蓋住,多麼的詩意啊!),也就可憐瞭那個仆人……

我們看看倪瓚為瞭幹凈那是無所不用其極,還有許許多多我們聽起來不可思議的生活習慣,您等我喝口水和您慢慢說。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不喝帶屁的水

倪傢有仆人挑水,倪瓚每次喝水泡茶都隻用前一桶,後一桶都是拿去洗腳,久而久之朋友很好奇於是就詢問原因,倪瓚慢條斯理的說:“前桶裡的水肯定是幹凈的,後桶的水恐怕已經被仆人的屁所污染瞭,所以拿去洗腳。”額,倪大師您真的不考慮仆人換肩麼,退一萬步說,就算你規定瞭仆人隻能用一邊肩膀挑水,要是人傢咳嗽或者是打個噴嚏……

有胡子那是不行滴!

所以日常生活中有這麼個吹毛求疵的朋友交往起來還真是艱難,不過人傢是名滿天下的大畫傢,天才總是有些怪癖的,所以倪瓚的朋友們也表示理解和照顧,每次邀請倪瓚來傢裡做客時都要把全傢上下洗的幹幹凈凈(估計和皇帝親臨差不多瞭),連門柱和瓦片都要好好的清洗一番。當然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有次朋友傢的芙蓉花開瞭,盛情邀請倪瓚前來赴宴,賞花作詩。結果倪瓚看見滿臉大胡子的廚師端上菜肴馬上就要告辭,馬上要吃飯瞭怎麼要走?正當主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時倪瓚解釋說:“這長胡子的人都不幹凈(關二爺表示有話要說!),你看他胡子這麼多肯定特別臟,鬼知道這菜裡有沒有他的口水!”於是拂袖而去,隻留下主人呆若木雞。

倪瓚去別人傢挑三揀四,別人來自己傢更是嚴陣以待,生怕朋友們帶來未知的病菌或是臟東西,洗凳子和地板都不算啥,您看看有朋友住宿時倪瓚的表現那才真是讓人又好氣又好笑。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為瞭幹凈偷窺也是有必要的

有一次有個朋友來住宿,倪瓚擔心這人搞臟瞭自己傢但又不好意思拒絕,於是整晚蹲在朋友房間門口竊聽(我的天,倪瓚這是為瞭追求幹凈連這麼變態的事情都做出來瞭!),這不,最害怕的事情發生瞭:他就聽到瞭朋友咳嗽瞭一聲,倪瓚頓時表示我受不瞭啊!!!於是等早上朋友離開後倪瓚命令傢中仆人各處尋找,這貨一定是吐痰瞭,一定要把痰痕給我找到,不然我渾身上下都不舒服!但人傢壓根就沒吐痰,傢童找瞭半天當然找不到,又怕倪瓚因此責罰自己,所以幹脆就找瞭片樹葉吐瞭口痰對著倪瓚說找到瞭,倪瓚厭惡的捂著鼻子,命令傢童把這片樹葉扔到幾裡外……

雖然知道倪瓚是有著嚴重的潔癖,但幸虧他的朋友不知道這事兒,要是知道肯定會很傷心,這哪裡是對待朋友的態度,分明就是把自己當成是污染源瞭吧!不過咱們換個角度想想,這種潔癖到瞭極致的人竟然會同意自己借住一宿,估計也做瞭好大的犧牲咧!

犧牲還不止這點點,因為愛幹凈,倪瓚對男女之事深惡痛絕,他直指夫妻之事骯臟惡心,所以一輩子都沒有娶妻(我覺得這不是潔癖瞭,這是已經病態到腦子都不正常瞭)……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這世界除瞭我全都不幹凈

但倪瓚終究是個正常的男人,也有其生理需要,當他終於克服瞭自己的心理障礙找瞭個叫趙買兒的歌姬來他傢過夜時,倪瓚的潔癖又開始發作瞭,於是讓趙買兒去洗澡,洗完澡之後倪瓚在趙買兒身上摸瞭摸,感覺還沒洗幹凈,於是命令趙買兒:再去洗一遍!

好容易等人傢洗完回來瞭,倪瓚還是覺得哎呀怎麼這麼臟,繼續洗!接著洗!給我洗!

趙買兒表示:???我是來你傢洗澡來瞭?等到最後倪瓚說:“得,你還是別洗瞭。”為啥?天亮瞭!好嘛,姑娘一晚上啥都沒做,洗瞭一個晚上的澡……

這也就能夠解釋倪瓚為什麼不娶老婆瞭,哪個妻子能忍受丈夫這麼折騰自己,先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你才不幹凈呢,你自己去洗澡!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潔癖沒法治

我們大概能夠發現發現:倪瓚這是病,得治啊!名醫葛仙翁就很想治治這個強迫癥癌(這不是晚期瞭,已經癌變瞭!)很快機會就來瞭,倪瓚的母親生病瞭,於是倪瓚邀請葛仙翁來給老媽治病,葛仙翁說我來沒問題,不過得騎你們倪傢的白馬,這白馬可是倪瓚的心愛之物!為瞭救母親倪瓚雖然老大不樂意還是帶著白馬去瞭,天上下著大雨,葛仙翁騎著白馬專挑爛路走,沒一會兒人和馬都是一身泥。等到瞭傢,葛仙翁他又要求到倪瓚的藏書樓清秘閣去觀賞一番,這清秘閣是倪瓚最為珍愛的藏書樓,除瞭自己認同且允許其他人一概不許進入,可人傢能治你老娘的病,倪瓚又隻能忍氣吞聲的答應瞭,結果葛仙翁進入瞭清秘閣把裡面的藏書古玩亂翻一氣,在地板上踩瞭很多腳印不說還亂吐痰,把倪瓚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要不是葛仙翁還得去治療母親說不定倪瓚當時就拿刀砍死他瞭……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葛仙翁也是個名醫,怎麼會這麼沒教養?答曰:以毒攻毒!你倪瓚不是喜歡你的白馬和清秘閣麼,我就故意把你最心愛的物品搞臟搞亂,這樣就能夠慢慢接受“臟”的物品,邁過心理這道坎瞭。

不過葛仙翁沒有想到的是倪瓚就有這麼絕,自己的這種刺激性療法對倪瓚是啥用處都沒起,白馬不是臟瞭麼?倪瓚從此再也不騎這匹白馬,清秘閣不是被葛仙翁搞得一團糟麼?我倪瓚就終生不入清秘閣,就是有這麼絕!!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由此可見倪瓚這“愛幹凈”的毛病算是無藥可救,而他自己也因為這個臭脾氣吃瞭個大虧,這點倒很像《生活大爆炸》裡的Sheldon,朋友們倒是挺包容他的這些缺點,不過別人誰理你啊!張士誠的弟弟張士信請倪瓚作畫,還送瞭很多錢作為潤筆費,結果倪瓚大怒說:“我又不是你們王府的畫師!”結果把畫絹給撕瞭,把錢扔出瞭大門外,後來在太湖上相遇瞭,張士信看見倪瓚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吩咐手下把倪瓚給痛揍瞭一頓,倪瓚全程一聲不吭,事後別人問他,倪瓚說:“一出聲就俗瞭!”哎,這位大畫傢倒也可愛。

他是處女座的終極模式:傢中樹木也要洗澡,嫌女子臟終身不近女色

不過沒過多久倪瓚犯事兒被抓進瞭監獄,到瞭監獄倪瓚還不改自己這個潔癖的臭毛病,獄卒給他送飯時他要求獄卒把碗舉到眉毛這麼高,獄卒說你有病啊,我又不是你老婆跟你玩什麼舉案齊眉?倪瓚解釋說:“不是,我是怕你把唾沫噴到飯裡。”獄卒勃然大怒,你不是愛幹凈麼?老子讓你幹凈!獄卒直接把倪瓚鎖到馬桶邊上,讓他天天被臭氣熏著……想想倪瓚上茅房都要爬高樓墊鵝毛,現在呢?和臭馬桶鎖在一起,雖說可憐但多少也是自找的啊!

雖然最後眾人求情把倪瓚從牢裡放瞭出來,但據說愛幹凈的倪瓚下場並不好,一種說法是他後來患有痢疾,死去之時臭不可當;另一種說法則是倪瓚的臭脾氣惹怒瞭朱元璋,老朱這個狠人直接把他扔到瞭糞坑裡,這個講究幹凈到變態的倪瓚下場卻並不幹凈,這樣的結局也頗有些嘲諷,可見什麼事情都不能太過分的講究和苛求啊!

作者:胡羽

作者: admin

安倍晉三的傢族故事

獲得諾貝爾獎的人都是什麼星座——猜猜哪個星座勝出

返回顶部